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再聊内地主持人及吴小莉  

2006-10-22 00:5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内地电视圈,一直都流传着一句玩笑话,叫:中央台能把人变成鬼,凤凰台能把鬼变成人。可能多少有些夸张吧?可反过来又一想,也确实真有好几位本来央视或内地某其它台的主持,原来在都在电视台一直干得不香不臭的,可一转凤凰立即就成相当不错的主持人。事情也真是有点怪。
 
有两人留言如下——
“若尘7888”:“我觉得有点片面了,杨澜也不错啊,陈鲁豫也不错啊,男的做访谈节目的中央台的王志也不错啊,这么多优秀的,何老师,你当时脑子里过一遍,估计是当是脑子有点短路了哈,一见这大美女记者就想不起其他的主持人了,还有凤凰台的闾丘露薇也是很厉害的记者啊!对吧,何老,你再过过脑子,我说的这些应该是不错的人
吧!”
何东:“若尘7888”所举的前两位女主持人,我都太熟,如果不当人家面就在这里议论,那就等于背后嚼舌头了。因此略去不说。闾丘露薇当然非常棒了,可她是个出色的电视出镜记者,还不能算是一个优秀的主持人,以后谈到记者时我另有说法。
   那就说说王志同志的主持吧。也不知道,“若尘7888”,是否进过公安局?或者有没有被拘留过?可我确是既进过公安局也被拘留过的。因此我更清楚王志同志的“不错”究意是在哪里;所以我每回一看王志同志电视上做采访,“当时是脑子有点短路了哈”——他从来的采访,立即都能让我回想起在拘留所里被公安预审的现场气氛。有一次我在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听心理学课,一位资深心理学教授课讲到一半,开始举例问:现场有没有媒体工作者?于是我举了手,再回头看看,另外还有几位媒体工作者也都举了手;于是教授说:我太太就是在央视审节目的一个责任编辑,有时候她经常会邀请我帮忙参谋她她审的那些节目,多提些意见。央视呢,有一个节目的名字非常好,叫《面对面》,听着让人感觉非常亲切也很容易拉近采访距离,可我看过两回那个节目,建议应当因为那个主持人王志再改个名字,叫《面对面具》,有象他那样去采访嘉宾的嘛?阴沉个脸,无缘无故就以为自己坐在上面就代表了谁,完全是带着威胁恐吓口吻在审问每一个被采访者。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媒体工作者,在采访时千万不要学王志。好的采访过程,是要给被采访者提供一种安全感,让人家多说话、说真话,而不是要通过威胁恐吓,去给别人造成心理压力、焦虑甚至恐惧。”
   所以我说,中国人就好这一口,在单位被领导吡嗒惯了、在街上被人喝斥惯了,所以看电视时,如果不被人威胁、吡嗒,还真就有点不习惯不适应了——王志的“不错”也恰恰就在这里,他在电视上说话,也能让很多人感觉:哎哟嗬!看咱们领导就在电视上坐着呢,这下心里可踏实啦!
  我还看过一次王志采访日本的乒乓球娃娃福原爱。那小姑娘才18岁,很胆怯地望着一脸审讯气色的王志,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安。于是王志问了:“你在中国被培养了这么多年,如果2008年奥运会把我们打败了怎么办?”福原爱当时比划着手势说:“那根本就不可能。我连零都不到,而中国的乒乓球,已经是高山了。我只是喜欢乒乓球,来学习的。”王志再问:“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嘛?”福原爱脸红了半天,说:“我觉得这个问题你不方便问。”泱泱大国的电视台主持人,竟然害怕一个外国小姑娘就能打败中国乒乓球队。太虚弱了。怪不得我们的足球现在踢新加坡都只能勉强弄个平局了。还有,按照王志的逻辑,英超、德甲,是不是也该把孙继海跟邵佳一都哄回来呢?真小、真小、太小了……
  后来,真不好意思,王志节目组有编导悄悄告诉我:福原爱接受采访完毕,被吓哭了。嘿嘿!王志应当调到荷兰海牙去当主审官才对。哈哈!另外,我还有一位北京某分局预审科的警察朋友真问过我:那个王志应当调我们这来呀!真的,他挺合适的!

 
“无名”留言说:“上面的朋友说到王志,本来我对他的看法不错,采访别人时很尖锐,但有一次看到别人采访他时回答问题的态度,才知道这是一个采用双重标准的人。”
何东:这话说对了。采用双重标准:采访别人时,我恨不得穿上警服审死你!但如果要有人来采访我:那么最好温柔多多。   
有“自由自在”说:“我喜欢智慧型的主持人。我以为访谈节目的主持人就是一穿针引线的人,要让节目好看,就该尊重被访者,让被访者充分的发挥,绝对不能自以为聪明抢对方的话题。我想,要做到这一点,访谈前一定要做大量的功课才行。”
何东:尊重?访谈前一定要做大量的功课才行?——您说的这是央视的台风嘛?我可是看见董卿对身边的编导扁着眼睛冷冷地说:“我很忙,没时间准备,再说,下边要采访的人,我也不认识根本对他没兴趣。所以你们准备好问题,我照着念就成了。”长得傻、没本事都不是问题,但又傻又笨还不愿意认真做功课,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可今年,央视选最优秀的主持人——她是第一!
   此外,再加两局闲话,就在刚才上边“若尘7888”所举的那几位女主持当中者之一,我是在节目录制现场看见的——她渴了,但不说话也不扭头,一只右手就往后边那么一甩,姿势很帅;自然就有人把不冷不热温乎乎的茶杯给奉到手上了;注意!如果水温有问题,小心主子摔杯子!还有,感觉冷了,也不说话,只胡撸几下胳膊,立即又有人把大衣给轻轻披上。象这样的场面,我以前只在连续剧里见过,一般都是男性军阀或女性姨太才能具有的风范。但在某主持的电视节目录制现场,咱可是真的见识过了。因此,我不信这样的主持人,还会真心真意地能跟普通老百姓对话。她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远远地脱离开普通老百姓,而去过那种渴了伸手、冷了披大衣、腿疼了有丫头捶腿的日子!至于在电视上,完全可以表演、流泪、感动——比如朱军,哭得多职业呀!能让全国的大娘、大妈、大婶都一起跟他哭!
 
还有留言:“只是听说她(指吴小莉)直到马上要生孩子了还在电视上挂着,直到镜头推到只剩她肿肿的脸庞,这样的拼命狂,想必是有些本领的吧。”
何东:“只是听说”——这也是国人一个很不错的习惯。什么事情真追起来问,回一句“我听人说的”;万事大吉。顺便插一个段子:有一次,作家贾平凹回家,夏天路过一个人声熙攘的自由市场,顿感浑身燥热心烦;进门前他狠狠说了一句:真想拿冲锋枪把这些人都给嘟嘟喽!后来贾回家刚坐下歇着,忽然听楼下大家暴喊:有人要拿枪杀人啦!吓得贾作家急忙冲下楼去,大声喊:谁要杀人?谁要杀人?最后他被邻居当场拿下,对众人讲:我刚才就是听他说的,他要拿冲锋枪把大家都嘟嘟了!哈哈——听说出来的乱子一场!
   关于怀孕大肚子还要拼命上电视的事情呢,我从没有向吴小莉咨询过。可同样的问题,我却向李静当面问过:“都怀孕马上就要生了,一个女人又肿又胖的那么难看,你干嘛还要拼命上电视去露面呢?”李静当时朝我怒目相对地说:“好多电视人,观众永远只能看见她们涂脂抹粉自以为最好看的那一面,难到女主持人怀孕生孩子,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嘛?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一个女人作了母亲才是最美的,而且也应当把自己最真实人生一面让观众看看,所以我愿意大着肚子上电视。这有什么问题嘛?”过了一会儿,李静又想起来说:“如果你不是男的,你要是个女人,说我怀孕肿的胖的那么难看,我现在就特别想扇你!”

 
“小四”留言:“再说一点不喜欢吴小莉的原因,就是她太功于心计。譬如说当年在采访刘晓庆的问题上,硬生生抢了鲁豫准备的题材。”
何东:嗯!“小四”的口气也有点象王志了。估计也“只是听说”吧。就“小四”提出的那个问题,我却是当面问过刘晓庆的;刘晓庆这人脾气大,回答也很简单:“我当时刚出来,有些问题我不太想多说。我只信任吴小莉的采访。所以我对凤凰台说,采访可以,但我只接受吴小莉的采访。”就这样,刘晓庆“硬生生”就把这采访强行邀请吴小莉做了。
  还有人留言说:我何东文章当中所举的那个歌手平常非常低调。是这样嘛?可据我从圈内的了解,在她眯眼温和的背后,却也是非常会张罗的一位,所以她才能在这样复杂的娱乐圈里,混得非常圆通。
 
另有人问:“‘人家就只泯然一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干脆就是默认’那你是要人家承认还是否认呢?这根本就是个不能理会的事……要是承认或否认只可能被你们娱记们骂得更惨……”
何东:我想我根本没有权利要求任何人对于别人所造的谣传,或者承认或者否认或者默认——那是个人的自由与人权。可我也知道,默认可以获得很高的军衔、什么什么级的演员待遇——当然啦!这也是人家的个人权力与自由。
  另外,娱记真有那么可怕嘛?想当初,王菲女儿嘴上微有小恙,那时所有媒体八卦包括无数娱记,都在摩拳擦掌,可结果呢?李亚鹏就写了一篇千字博客。之后什么事情都平息了。所有之后八卦与娱记的准备,全都白忙了。
  所以,我还是最相信女探险家梁子教训过我的话: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都是放屁!人身上有两样是最自由也是谁都无法剥夺的:你的腿往哪迈?你张嘴说什么?完全可以由你自己决定。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