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璧靛畻甯堝綋鐒朵笉璁ゅ彲 鈥滆鏂伴椈鈥濅簡  

2009-06-10 18: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璧靛畻甯堝綋鐒朵笉璁ゅ彲 鈥滆鏂伴椈鈥濅簡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关于主播人如何在电视上报道新闻,一代电视宗师赵忠祥,最近又有自己的说法了。这样难得的发言机会,他选在了第15届上海电视节“华语主持高峰论坛”,而不是他退休之前自家一亩三分地CCT的什么论坛之上,因为江山代有才人出,着急的后辈自己抢位置发言还来不及,谁也不愿意再让位给这位老宗师有更多发言的机会了。

来自上海的报道第一段是这样说的:“对于如何培养主持人, 赵老师谆谆指导,‘知识性是第一位的’ 。眼下,趣味性往往被放在第一位,甚至‘娱乐至死’哗众取宠的主持风格,一些节目难免流俗,甚至低俗。‘现在一些晚会的场面越来越大,主持人有时好像在T型台表演服装似的,一个晚上换了七八套,有那个必要吗?’”

我认为赵宗师这一段批评骂得分外之好。为什么呢?比如象这一句“现在一些晚会的场面越来越大”;

我觉得赵宗师敢于这样揭自家央视之短,间接地好好恶心一下央视春晚越大越空洞,实在是很有必要。因为其它台晚会,规模再大再空洞,也根本无法跟垄断巨无霸最大之台,稍微比一下小脚指头。

而再比如赵宗师又说:“主持人有时好像在T型台表演服装似的,一个晚上换了七八套,有那个必要吗?”这就更属于直接就骂了央视那几位水怪、泪女的晚会当家主持人呢!以宗师之姿态而板砖直拍自己的后辈堕落,这要比由外人张嘴随便评论,更具权威性。否则一旦外人有片言只语的胡乱议论,听众人民因为多少年习惯了面对电视机而接受训导,心里也许还会抱不平呢!对吧?《红楼梦》里,当主子让奴才贾桂坐下,贾桂反而心里感觉难受,所以回主子说:我站惯了。

在严肃批评本CC内部的晚会主持人学习站T台摆泡斯和乱换衣服之后,赵宗师话锋一转又教导说:“主持人,不能放弃电视、广播的教育和教益作用,否则就放弃了主持人应负的时代责任。”

高度一说就上去了:时代责任。关键是“不能放弃电视、广播的教育和教益作用。”

这是真正的点题;而且无不辩驳;要不怎么说广大人民听众,一直都得拿央视主持、主播当老师、当教授呢。鲁迅先生讲话:须仰视才行。

再想想看,如今电视机在各家各户的位置,那正是旧时代人们供奉佛位菩萨的主位之上——完全的正中加中心位置。

上海报道又讲:“说到业务角度,赵老师又表示了对‘说新闻’这种形式的不满之情。在他看来,凤凰卫视主持人陈鲁豫开创的这种新闻播报形式是目前新闻播报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他坚持认为,新闻是严肃的——‘说着播,而不是播着说’,绝不是随意地去说,绝不是罗嗦地去说,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给人一种新闻的信息。……赵老师明确表示自己非常不同意‘说新闻’。‘说新闻不是我们这样一个大台,我们这样一个严肃的电台、电视台传播应有的手段。我们今天所在的这样一个岗位,是纳税人给我们建立起来的一个平台,我们不能以非常个性化的语言在茶馆里去传播一个消息。’”

对于新闻应当如何播,赵宗师尽管早已退居二线,但瘦死的骆驼也还要比马大,所以他心里完全放不下我们这样一个大台、这样一个严肃电视台传播新闻手段,就是不能“说”新闻,赵宗师前边已尤其经强调过要多讲知识性、教育性、教益性;但就是没说到任何新闻传播,也多少应当讲一分人性化(连手机设计现在都在讲点这个呢);所以言外之意就是:类似“我们这样一个大台”在播送新闻时,面孔一定要选择国字脸和“巾帼女性英难”,播出时表情也要时时注意紧绷搭拉着,基本完全可以沿袭前苏联的《真理报》或今日朝鲜人民电视台的那种强度风格。

赵宗师最后特别强调:“我们今天所在的这样一个岗位,是纳税人给我们建立起来的一个平台,我们不能以非常个性化的语言在茶馆里去传播一个消息。”

看来,赵宗师还是真很心疼大众纳税人并不像一干上电视主持、主播的就能拥有奔驰E系列、保时捷、奥迪A8腰包里的辛苦钱呢。所以他很不同意以非常个性化语言去传播任何新闻,而是要像每天CC联播那样,板起面孔以搭拉的表情,以非常官方的口气,每天用最多时间而告诉听众,我们又开了无数这样那样的会。这才对,这才符合最大电视台的教育味道,而且如此正面报道到处开会,才会让观众只受“教益”,而少知道不好的负面消息。

但赵宗师的有一点说法却是可供商榷和质疑的:

我以前不止一次看过陈鲁豫也看过吴小莉的“说新闻”口气,她们的个性化,确实也感觉到了。但有谁看她们播新闻就感觉出她们是“在茶馆里传播消息”的味道了吗?对此播音风格,我记得前任总理朱同志,还专门在人大时,完全忽略不计央视的各位主持、主播,而直接就点名表扬了吴小莉的说新闻呢。所以我猜测有可能赵宗师的听新闻感觉,是既不合平常百姓口味,也不同于前任高级领导的脾气。

作为一代电视新闻播音宗师的赵忠祥,我依稀记得他曾在自己的《岁月随想》里有过这样的播音留恋和怀旧;他说:“我至今仍觉得早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齐越、夏青等人开创的凛凛有威的、充满阳刚之气的播音……”

以我这样的年纪,从小就是听那样的广播声音而长大的。当年每逢重要或最高指示出台,全国各家各户就只有一个声音传出,而且大家更只能正襟危坐认真聆听不可以交头接耳也不可以嘻哈乱笑。

因为那样的新闻播音从来就确实很是“凛凛有威的”——关键是要让人听了之后心里会感觉凛凛然。我爸爸生前多少年,就特习惯收听这样的声音,我记得他那时候每每感叹道:“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镇得住所有的人,才能吓倒苏修和美帝国主义!”

那怎么才算是“播新闻”?又怎么才算是“说新闻”呢?

若干那年当中,有一最具体的例子,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刻理解赵宗师的教诲——

电视上画面上,一位年轻人只身挡住了一辆车;

“说新闻”的播出是不加任何口气强调这样的平和道出的:“一位年轻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

而“播新闻”的口气是这样强调的:“看!这个历史的小丑,是如何螳臂当车的!”

这后边的口气,就是被赵宗师分外欣赏和赞美的“凛凛有威”和富有教育、告诫意味的。

"说新闻"的直接聆听特点:端庄\亲和\娓娓道来;

"播新闻"的直接聆听特点:凛凛有威\由上至下\不容置疑.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