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家庭》:在伪善的高尚中张扬家庭暴力  

2009-11-25 03: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家庭》:在伪善的高尚中张扬家庭暴力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中国家庭》剧照左起:胡同串子儿媳、窝囊废儿子、苦瓜脸妈妈;

 

《蜗居》播出大热之后,北京台电视剧频道,紧接着又跟上一部继续号称宣传家庭美德的电视剧《中国家庭》(第一部)。但很恶搞的是,相比《蜗居》,这部以“中国”而冠名天大的家庭剧,虽说很不黄却很暴力。甚至可以说,它基本就是一部很伪作善良并误以煽情而假装高尚的戏。

《中国家庭》从一开始,就不回避它对当年那一部轰动全国的电视剧《渴望》之抄袭。甚至剧中的穷人家院落,完全就是《渴望》中穷姑娘刘慧芳家院的直接翻版。再看基本剧情,更是拾起当年《渴望》的一口旧痰,稍微搅和点假装新时代的佐料,就端上来算是献给观众的“中国家庭天伦”盛宴了。本来象这路电视剧,我是很难坚持看完的。可后来就是想看一看,它到底还能怎样如法炮制当初《渴望》那样的伪善。

这部连续剧,先由米佳(姚芊羽),嫁给一位暴发户二代严川(杜淳)而开始,然后再由严川他妈(张凯丽)极尽中国恶女人之大成,让她以一个恶婆婆的身份,往死里折腾、虐待、凌辱儿媳还有人穷志短的亲家母(刘莉莉扮演)。光一个刁恶婆婆出来耍把,编剧、导演显然还很不自信它就能博来足够的收视率,因此就要再加另两位年轻一代恶女人擂鼓助阵:以一夜网恋跟米佳的弟弟生下了男孩儿的农村进城姑娘尚晓芸(李雯雯扮演);米强的现任妻子、一个典型的底层胡同串子毛毛(洛巍扮演)。如此三位恶女一台戏,所以从第1集到第29集,几乎电视机上就始终没有停止过她们的尖叫恶吵,或者是互相抽大嘴巴。

我稍微分辨了一下《中国家庭》的剧情,它的基本推动究竟是靠什么呢?就是女人之间的互相发狠、耍刁、比恶、恶毒、使坏;总之,就是将人们通常见过的所有恶女人和泼妇之心性、之嘴脸集之大成,然后再编成处处聒躁的吵闹故事,并以此而刺激加挑逗人性中那点最凶恶、最阴毒、最残酷的感觉。女人的吵架、女人的撕打、变态式拧巴、恨不得互相咬几口见了骨头才过瘾——这就是整整延续《中国家庭》(第一部)29集的大概情节。看这种电视剧,除了会在感官上强烈让观众感到很不舒服之外,又不禁会让人疑问:象这部剧是怎么被审查通过的?难道就这样而代表社会主义中国的新女性吗?不一直都在强调要和谐社会吗?那么这电视剧里的几位恶女主演,又谁跟谁和谐了呢?甚至连封建旧式家庭的起码规矩,全都荡然不存了。

当然,在这剧中的几位恶女刁妇:象米佳的婆婆、象网恋米强然后再拿儿子作人质要挟所有家庭的那位农村进城姑娘尚晓芸、还有米强的现任妻子胡同串子毛毛,她们所有的吵闹撕咬之苦肉计奉献,完全都是为了反衬剧中的两个半伪善圣人:一个是米佳一个是严川;还有米佳那半个既然穷就一定要代表底层人格高尚的妈妈;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他们可能也很清楚,如果要想把米佳和严川塑造成基本没有人味儿的社会贞节牌坊,那就必须得让其他各位女士,抖尽天下女人的所有丑恶而变成一条一条毒蛇,这样才有点可能让米佳和严川扮装得更象“感动中国”之夫妻楷模。

在这种完全照搬当年《渴望》伪善成剧的模式之下,所以米佳的人格,才无限度逆来顺受到了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地步。暴发户婆婆要求儿媳签卖身婚姻契,穷家出身的米佳就低眉顺眼立即积极配合;当另一个女人将自己箱子里所有衣服都剪成碎片再送还到她手里,米佳却清爽地一笑说:不就是几身衣裳嘛?

是,任何电视剧都可以表现人的高尚,但仍然强烈不建议象《中国家庭》这样去表现:只为在和谐社会建立起一块现代妇女的贞节牌坊,就让米佳高尚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如今社会再怎么有毛病,也不应当让米佳母女俩,又共同倒退回祥林嫂那种终身捐寺庙门坎的程度吧?

最具讽刺意义的还有:当年在《渴望》里同样以伪善作面具其实就是为了钻进高干婆家小洋楼的穷家闺女刘慧芳的扮演者张凯丽,如今恰恰轮回式主演《中国家庭》中的第一恶女婆婆,这才真叫无巧不成书地循环成为几代中国妇女的命运怪圈。当年《渴望》里的圣女刘慧芳,在被婆家人的无限度凌虐之后,最后终于瘫在轮椅上站不起来了,因此也完全有违了当年全国妇联号召并要求新社会妇女的“自立”伟大口号了。尔今,再由当年《渴望》中的圣女扮演者张凯丽摇身一变而成天下第一恶婆,那么米佳作为新时期的年轻妇女形象,又是在婆婆无休止的凌虐之下还要对她长跪不起,并哀求恶婆婆让自己委屈求全地进入暴发户的豪门。这也就等于是在说,在所谓的国产家庭伦理剧表现当中,几十年风水再无论怎么转,最后无非就是为了让几代女性形象,在坚持不懈忍受“被侮辱与损害”过程当中,重新再立起一块换汤不换药的圣洁牌坊。

倒是《中国家庭》中那位圣男扮演者杜淳,坦率地对自己所扮形象说了一句实话:“这个角色不像人,就像一个神……严川很有理性,但有时优柔寡断,我都替他着急。”当年张凯丽在扮演过毫无起码尊严的女性角色刘慧芳之后,当时自己实话实说的一样:因为演这个角色太压抑过度,所以经常是演完之后,就自己面壁尖叫!俗话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那难道我中华妇女在伦理电视剧当中,除了瘫到不能自立,就只剩下了长跪不起的担待?这岂不太搞笑了吗?

另外,电视剧再肥皂沫那样胡编,也得有一个符合常理和尊重法律的限度。比如象毛毛伙同她的街痞哥哥黑皮,将无论是谁家的弃婴,随便就那么给扔在街上,这难道还不该接受一点法律制裁吗?可居然还被导演完全无视法律地让犯罪者毛毛坦然无事地最后与婆婆家大团圆其乐融融了。

关于表演,这里也说几句题外话——

就我个人而言,以前本来挺喜欢姚芊羽演戏的。因为她形象干净、漂亮、灵动。但不建议她再接演这种现代祥林小嫂式的虚伪角色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姚芊羽已经在《我是一棵小草》里无限度地高尚过几十集,这就已经足够了。而这一次再变本加厉高尚到了没有节制,那以后的角色还怎么演哪?难不成将来就只能接演最伪善的女人了?

还有那位扮演农村姑娘尚晓芸的李雯雯,本来形象姣好也年轻灵活,尽管因角色需要,可以让自己恶、让自己狠,但表演也该有一个度,千万不要在表演翻马蜂眼睛和露白牙想咬人之间,就真把角色的恶也本质化成了自己的个性,如果一部戏就让观众厌烦到恶心的程度,下边的戏还真就不好再接了。因此无论表演善还是表演恶,为将来计,作演员的也多少应当给自己留点余地。

《中国家庭》(第一部)一共就30集,可都到了29集时,恶婆婆的眼睛还在冒蓝光恨不能吃了圣女儿媳;而尚晓芸的一句话,恰恰又点出了这部据说表现中国家庭美德剧的主题台词:我要是什么都得不到,那就你们谁也甭想落了好!

此剧的大结局最为恶搞:都到了29集最后,所有其中女性还在互相嚙齿般撕咬,还在几家互相激烈打砸抢到了“很黄很暴力”的程度,可忽然到第30集,就因为春节一顿圆满饭,所有之前的虐待、打斗、恶狠狠、杀气腾腾,居然全都一风吹彻底烟消云散,终于令人猝不及防又瞠目结舌就进入了所谓的天伦之乐。由这一番令人发指的“大圆满”结局再回想前29集,哪里还有什么“天伦”还有什么“之乐”?完全就是天伦遮羞之下的家庭动乱和暴乱嘛!

为了能让《中国家庭》更加倒退回象当年的《渴望》那样的伪善气氛当中,这电视剧还专门模仿《渴望》插曲,请了一位女歌手,一直都在很呻吟地拖着腔重复这样几个调调:有家才有爱……有爱才不怕……有爱才融洽……爱是永远的家……而且越是当剧中女主演互相打斗最激烈时,那酸唧唧地哼唱才越要绕栋三日。而我却越看这电视剧,就越想根据此剧的所有情节,再稍微恶搞一下那主旋律的哼唧歌词:有掐才有家,女人掐起来才什么都不怕、爱就是永远的掐!

大连有一位美容女医生王琳,来我这里留言感叹:“非常惊讶现在的国产电视剧,什么话都可以放到电视里面讲,什么动作都可以演,真是了不起啊!有点太现实了吧?让我们从影视作品里面找到更多美好的东西吧……”但这样的观众感叹完全徒劳。一部标榜中国家庭的电视剧,完全足以粉碎王大夫的所有希望展现美好的浪漫幻想。另看一看剧中的几位男性:严川富二代高尚得象个伪男人、而米佳的弟弟米强,他最勇敢的动作,就是往自己脑门上砸砖头,还有一个什么叔叔男人,见事就跑见祸就躲,难不成他们全体都精神集体阳萎了吗?

有报道说,《中国家庭》的导演,后边还要雄心勃勃地将这部剧继续编到300集。

这之后倒真要拭目以待一下了:且看他如何再让剧中的女性们继续更恶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