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鍙?鐨勨?绗竴鎶婃墜鈥濊浜嗗氨绠?  

2007-07-12 03: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鍙?鐨勨?绗竴鎶婃墜鈥濊浜嗗氨绠?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瑞典猫猫"摄于西班牙]

 

从小读书报纸,我就很缺乏敏锐的政治嗅觉。为此,父亲生前曾多次批评过我,说我鼻子老是感冒,什么都闻不出来,因此我不但不适于当领导、当干部,更不适于在人事环境过于复杂的机关里工作。

可根据我参加工作几十年的切身经历,竟然发现就根本没有一个单位里的人事环境是不过于复杂的。而父亲生前尽管读书看报的嗅觉非常灵敏,可从他1957年调到北京一家特别有名的书局工作,那文化单位里的人事政治就复杂到了几十年间完全无法平息的程度。父亲多年抑郁成病乃至最后癌症,生命最后之际他亲口对我说:有一半癌症都是在机关里落下的。所以我之后一直都在猜疑,人一旦在机关单位待时间长了,就最容易得癌,而空气污染反倒可能是很次要原因。

1977年6月的《人民日报》第2版上,我同时读到了两篇关于“斗争团结”的文章:《坚持斗争和团结的统一》、《消除隔阂增强团结》;在《坚持斗争》一篇中这样写:“毛主席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赫鲁晓夫叛徒集团以‘老子党’自居,称王称霸,破坏各兄弟党的团结,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阴谋。”瞧瞧!当年在国与国之间,都在激烈争夺第一把手的位置,更何况再具体到我们身边的某一个单位呢。而在《消除隔阂》里,我又读到了这样的话:“我过去曾在章吉营公社担任过领导工作。当时,有几个反对我的人,我说话他们就找碴,总想把我抬出这块地方。有一段时间,我‘靠边站’了,后来,县委决定让我继续担任公社党委书记,反对过我的那几个人,心里扑咚开了,怕我对他们打击报复。我认真学习了‘不但要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而且要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还要善于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并且已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的人’的教导,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象上面这位既能自省又能容人的干部,真是让我从虚假理论上对他感到非常钦佩。然而就在我以前所直接工作过的好几个机关当中,我就真没见过不给反对者穿小鞋的第一把手。要么就是平行几位领导为争夺第一把手掐得人脑袋变成狗脑袋,而且还无休无止。

80年代,我曾经在某出版社工作过几年,当时就有一位男性领导,只为排除异己而坐稳当第一把手位置,他竟然在半年时间里,就逼得单位里有6位中层干部都调走了。最后,居然还是由我这个无官一身轻的小兵卒,直接向更上一级领导实名反映了此领导的所作所为,他的继续排挤异己才算得到了某种抑制。之后我又在他猜测究竟是谁告发了他时,当面对他说:就是我向上级领导反映了你。因为我不喜欢背后举报的特务方式。

后来此人因种种问题被撤职之后,可换来的新领导却依然让单位的人事环境继续复杂。所以我发现,如果不从基层领导体制上彻底改变第一把手全面统治的状况,再讲任何斗争团结,仍然还是一句空话。

从如今任何单位、机关、公司、企业而看,全都是第一把手决定所有一切事情。无论他们或者奸诈或者傻瓜,都一定还是说了就算。

而这种独裁的可怕更在于,所有其他个人的命运,都只能寄托在自己头顶上那个土皇帝千万不要是一个特号傻逼。然而任何一个机关因为当上了第一把手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头号的傻逼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