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鏂板勾鍥炲鈥滄椂浠e懆鍒娾?  

2007-01-02 00: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刊:

你的如下两次留言我都仔细看了。包括你之前很久的一系列留言,我一直都非常在意。虽然你留言次数并不勤话也并不多说,可它们常常于我而言,却时有入木三分之观察包括很富建设性建议,我不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所以凡你的留言,我从来都非常注意。

这一回你分两次说了——

“何东,你真矫情。‘臊着’的那番话,缘于你连写了两篇大馒头。原本期待你的影评,看了两篇馒头失望至极。竭尽捣蛋是有水平要求的。如果只会聊大馒头,还是那句话,不如不聊,不如臊着。可以想象你看完电影想表达强烈不满,但聊馒头水平也太初级了。就这一点来讲,文化人的清高还是必要的,难道你就追求如八卦小报般平易近人吗?”

“何东,因为了解你的文章,甚至明白你对自己的一贯要求与‘其他文人’如我的要求有搭嘎的时候,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就这点事掰扯。也许政治层面的清高,中国文人身上已不多见;但文化层面的清高,我们还是有条件追求和保留的。我倒是觉得,以你的这份矫情看,不高兴的是你。对于"‘长发飞扬’,有且只有一句话:你不懂什么叫评论,以你的思路:何东说大馒头不好,那让他拍一个给大伙看看?不再跟你对话,因为我有文人的‘清高’”。

   何东的回复:时代周刊”,我心里非常明白你的诚恳用意包括你对我写作的严格要求。在博客当中,能认识你这样的诤友,我真的感觉非常难得。因此之前,我会发布“寻人启事”,希望你能露个身形。其实除了你之外,包括之前讨论孙俪捐助事件,也确有很高明的留言。可我所以不言不回,是发现双方不在同一个层面上讨论,并不是高低层面的差别,而是各自在信仰上想去甚远,比如有人认为中国古代文化包括历代古书尚大有可为,而且它们还会对中国社会之未来产生很积极的意义;而我恰恰认为更多的中国文化早已腐烂,如今又被当作旗帜祭出,以国学换概念而“国教”以兴天下,后果会非常糟糕。可人家留言说得有理有据,我在自己心里也想得有理有据;但如果一争论,就可能会南辕北辙了——有言道:真理越辩越明;我不以为然,真理有时恰恰会越辩越糊涂,因此不争论只听取。至于民族主义、新儒学将来能对中国社会产生怎样的结果?有一句话说:活着的人就能看得见。但我尽管并不同意那些留言中所内含主义或是思想,可我从心里对他们的认真报以诚心的尊重。可同时我还以为互相之间的“主义”不可强加,并且不可轻易论谁就是“对”就是“错”。然而这恰恰是国人争辩的老毛病了:非此即彼、不对就错。所以茨威格在《异端的权利》当中的一句话,一直是我谨记的:“即使是最纯洁的真理,当强加于不同意见者时,就构成对圣灵的犯罪了。”

如上所说,都是关于孙俪捐助那次争论的。

但“时代周刊”你又不同。依我猜,我们在对许多事情的思索、想法,恐怕内在都非常相近。所以你之前的很多留言,才会相当准确。

可我也能感觉到,不但这两次对“馒头”的评论,包括还有对我的其它一些文字,你在心里也未必很是认可。可我所以有我的写法及分析,与我的整个成长、经历、包括人生观、世界观,都有很深的联系。比如象类似“文化人的清高”包括评论档次这样的争论,我现在的好友“专拍何东”在之前,也与我有过相当激烈争论,直到之后不断沟通与相互了解,才算达到了谅解。

从你的留言当中,我大约可以猜测你的斯文单纯、甘于寂寞、修养清高。这些都是我非常欣赏与心生敬意的。在如今这样的现实文人环境保当中,能驻守这些品质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所以,我愿意引为同道。

可同时,我也有我的出身、经历与来路。我从小就成长在一个纯粹文化出版机关的大院里,我是亲眼看着当年的许多叔叔、阿姨们,是如何从北大、复旦等大学毕业,斯斯文文走进文化机关,然后又如何在文革当中充分表演他们的“清高”与“斯文”——时至今日,那些叔叔、阿姨或者故去,或者老矣,可他们留在原来机关当中的派性文人恶斗,仍然还在继续。其实所谓派性,后来看得久了,也就明白了都完全是为了利益——嘴上说、写文章有一套话语,可真正行为起来,他们的委琐与龌龊,绝对毫不亚于任何他们历来鄙视的三教九流与贩夫走卒。象这样的所谓斯文人,在如今的文化机关与报纸刊物当中,仍然为数不少。比如领导一声令下,他们笔下的“遵旨评论”与“奉命文章”,下笔之熟练、扣帽子压人之沉重,简直就象皇帝屁股底下的“刀笔吏”;可一旦因为听命文章写得好,捞得一官半职三居室房间若干待遇之后,又很会弄些调皮文字,不伤筋动骨地小小地跟上边、向同行,显派一下自己的“清高”与“斯文”——这就是“调皮”。

因此,我很本能地排斥某种文化人的“清高”与“斯文”,尽管有时候这种反感有些过度。可不与这样的“清高”、“斯文”为伍,却是我从父亲生前的谨小慎微,就决心与之相叛逆的。

再者,我认为从五·四之后,鲁迅、林语堂、胡适等等尚可算知识分子——还有所独立坚持之外,之后就整体文化阶层而言,我根本不认为还有多少真正的“知识分子”可言。而更多的还是“调皮的文化人”。与其如此,倒还不如去做一匹“文匪”更可我的心思。

除上述所言逆反之外,另外由于我50多年的个人经历太过复杂,所以行为、文字当中,都烙印下了很深的匪气、青皮精神、包括被一般文化人所不齿的“贱民”习气。而这些,恰恰是我自以为很舒服的一种内心生活态度。包括写文字、作评论,我都有意无意地在逃避某种很主流的书面语。而很喜欢将某种“海盗风格”与“少年狂”杂糅其中。以前就曾经有主流之内的评家与学者这样议论我的文字:不入流、不正宗、流匪与痞气。而诚实地讲,我恰恰以为他们这是对我的夸奖。另外,游戏笔墨、调侃与无厘头,更是我由周星驰开始,就激赏至极的。

所以,这一次关于《黄金甲》的评论,你我之间有了一些分歧、争执。我非常明白,你出于诚心,对我的文字要求也相对严格。可有些,确实是我很难违背自己去做到的。

比如你说:“如果只会聊大馒头,还是那句话,不如不聊,不如臊着。”用“白馒头”去评论《黄金甲》恰恰是我有意为之的,再动用深刻、清高去评论类似这样的大片,我反而认为真是有辱斯文与清高了。所以我以“馒头”的游击方式去评论,自有我以为的效果与作用。而之前在电视上我果然见到“张导演因为有人说《两个馒头引发的凶案》,终于被激怒了”——这就是所谓大导演们现在所能接受与容纳的批评限度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希望我的评论能朴素近人是真的,但是不是“追求如八卦小报的平易近人”——我也不以为有什么不妥。现在的《人民日报》、《北京日报》、《新闻联播》都不八卦,可我却是根本不要去看的。然而即使披着八卦的皮,也还要看写者究竟去做什么或不去做什么。

另外你说的这一点:“也许政治层面的清高,中国文人身上已不多见;但文化层面的清高,我们还是有条件追求和保留的。”恰恰我的认识也与你正好相反。

于我而言,我希望自己能尽量保持“政治层面上的清高”,可“文化层面的清高”——恰恰是我过去、现在、将来,都尽量希望自己能摈弃掉的。

如上,就是我就你留言的诚实回复。可有分歧不要紧,我希望你还能继续给我留言——按照你的思索与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