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鍥炩?涓婃捣鍏湀灏忛奔鈥濈殑骞磋交鈥滄涔夋劅鈥?  

2006-12-03 02: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发了《面对美发屋的女掌柜,我的彻底无奈!》;写一个来北京打工开店的普通外地女子,居然也有70多条留言。这让我真是感觉很欣慰——基本良知毕竟还在众多无权无势的平民心里呢。这说明今后的社会未来,或迟或早肯定会变,不敢说将来就完全能变成象“农夫山泉”那样——品质干净,喝起来还有点甜,但最起码,也不能老天天让人喝墨汁吧?所以对于将来,我肯定只能抱有信心。甘地说过:和平是什么?和平就是和平本身;作家史铁生说过:希望是什么?希望就是希望本身。如果我们连这些都不敢在心里坚持的话——我就真该像朋友劝我的那样,碰点什么事情,出去一头撞死自己就完了。

在众多留言当中,有一条非常耀眼,当然是真的怀了一番好心来劝我还是要坚持社会正义感的,我们先且看她(我猜她是个女的)怎么说的——

“六月小鱼”这样说:“何老师,女掌柜经你这麽一点拨,回头给各衙门口的管事人各办一张卡,逢年过节主动上贡,倒省得劳烦那些官爷上门讨了。于是官爷们很高兴,这女子懂事,自此相安无事,官爷们偶尔还给美发屋带来新客户呢。于是,身体力行,我们为潜制度增砖添瓦!

何老师,你得承认,你不会花精力去帮助女掌柜,所以支了这个很现实也符合常理的招。所有人对腐败都恨之入骨,我也一样。但是我就不相信,有人帮助女掌柜跳出来挑战潜制度,她也一定必死无疑。我无法让自己相信.或许,我不了解北京。我生活在上海。你的文章告诉我们,面对强权,聪明的话就趴在地上做缩头乌龟,站着会死的很惨的,傻帽儿才站着呢.或许这就是娱乐记者的娱乐精神。”

首先,“六月小月”自己已经说了,她生活在上海,自然也就是有正式的上海户口了。再从留言语气上看,我几乎可以料定,这个“六月小月”她的职业、社会地位肯定不会是和我说的那个美发屋的外地来京女打工者,完全生活在同样一个社会底层的水平之上了。此外我还猜测,她很年轻并且充满着社会正义感,她不忍心就看着某些社会现象就这样烂下去。

我当初在妇女报社当社会新闻记者时,就跟“六月小鱼”一模一样;不但见到一桩不平的社会现象,就想马上蹦起来以为以我一人之力就能铲除所有世间所有不平之事。甚至,那时候我背靠报社的大树好乘凉,天天翻着所有报纸,只要看见有什么欺压百姓的消息,我张嘴就骂、伸手就评——其实那时我就已经远远脱离实际生活,终日过着以报纸对报纸的写字人生了,而且每回评论的口气还特别的大——好象天下真的皆掌握我的一枝笔下了。可现在,我从心里就不敢再象过去那样,读一篇报道、看一段电视新闻,就弄出几句气干云天的漂亮评论去替百姓伸张正义了——我甚至也很反感别人再写这种花拳绣腿的评论文字了。《焦点访谈》的编导曾经告诉过我,他们每天平均以几百封甚至上千封群众来信的速度和频率接受着种种世上不平之事。可每年一共才365天,刨去人大会议的几十天全部报喜、还有春节、五·一、十·一的长假期间也一样。一年还剩余多少天?另外,在所有的群众来信当中,还要拈轻怕重——你见过《焦点访谈》的曝光,上溯到省委一级的事件嘛?另外,《焦点访谈》不是法院,而上述所说群众来信的速度和频率——不正从侧面已经说明了我们当今的公、检、法的客观现状了嘛?我常常在路过央视门口时,就看见有好多贫苦不堪的老百姓抱着包袱皮趴在门口等着上告——他们真拿《焦点访谈》就当成法院了!这难道非常正常嘛?

六月小鱼调侃我说:“何老师,你得承认,你不会花精力去帮助女掌柜,所以支了这个很现实也符合常理的招。”你说对了,我现在只能替女掌柜支这个“很现实也符合常理的招。”而且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北京人,我有北京户口——所以我站着说话腰也确实不疼。女掌柜的母亲,现在就在北京同仁医院医治她那一双将近失明的眼睛,如果我不教她让“官爷们很高兴,这女子懂事,自此相安无事,官爷们偶尔还给美发屋带来新客户”;如果我气干云天地教她“身体力行”去对抗那些官爷;你自然可以不相信“有人帮助女掌柜跳出来挑战潜制度,她也一定必死无疑。”她当然肯定也死不了,这毫无问题——但随时她会被那些就象脚气一样长在身边的联网“小官爷”们封掉买卖并且驱逐出北京却简直就易如反掌、同时还有她妈妈那双眼睛就真瞎掉!

我前边博客中已写过了,我92年按捺不住对我老家的黑恶乡村势力的愤恨,追到当地一访到底,不但当时让罪犯锒铛入狱,而且还被《焦点访谈》口气激昂地作了报道。可仅仅三年之后,人家“还乡团”就再作种种手段,却又把案子再给翻过来了!不但把我告到了北京某法院。最惨的还是那些当初来请我去伸张正义的十几位主要告状者——他们或者被那个至今仍在的黑恶势力驱逐出当地,另外还有几位被暴打而重残了肢体!而且他们还在黑恶势力的暴力威逼之下,全部被迫翻供,都签字画押又成了反过来告我的“群众”!我的老家是浙江。年轻时我看《杨乃武与小白菜》时就死活弄不明白:一件屁大点的案子,怎么后来就居然滚雪团一般,越弄越糊涂,一直惊动到北京故宫,而且还得慈禧太后因为要消除地方过于膨胀的官员势力,才算断了那个案子?!也只有我亲身经历过了,我才明白了,从“小官爷”地头蛇到背后的巨大“官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六月小鱼”提醒我说:“你的文章告诉我们,面对强权,聪明的话就趴在地上做缩头乌龟,站着会死的很惨的,傻帽儿才站着呢.或许这就是娱乐记者的娱乐精神。”

是的,我自己可以站着而且怎么惨都不要紧——但那些因为我写报道之后被连累的几十位百姓的悲惨,我个人站着、跪着、趴着内心都无法承受——我至今都在痛悔自己当初为何要写这稿子?!对不起呀,根本不知道民间底层真正疾苦的“六月小鱼”,你年轻气盛少不更事,你何以知道,有很多底层的百姓,他们面对的并不是公开的“强权”,而是布满身边的打了捆的“小官爷”地头蛇。你又何以懂得,贪污腐败者,何以抓一大批、杀了无数,可前边的刚刚倒下去,后边却又“野火烧不尽,阴风吹又生”呢?

在北京,我的一位朋友,不堪公司老板的种种压迫欺负,我曾经气不过,光着膀子闯到他的豪华办公室老板台前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过他——可结果呢?是第二天我的朋友就被老板立即开掉!

我承认我现在是“或许这就是娱乐记者的娱乐精神!”

所以我只能在无奈当中,让女掌柜苦笑着继续支撑着她的生意——对于无根于北京的她而言,只能是“站着会死的很惨”还不如“赖着活”!

说漂亮而且正义的便宜话固然容易轻松,但捆在一群地头小官爷手里的日子,也还要一天一天捱下去呀!

象“六月小鱼”们,我只希望他们能再深入了解一下底层百姓每天都所要面对的潜制度。

另外"安定团结"留言质问我:"何老师,这篇您把我们的社会描写的也太黑暗了吧?!不愿意帮人家,您就直说嘛,干嘛这么耸人听闻呢?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就不信还真没人管这帮混蛋们了!!!!!!!!!!!!!!!!!!!!!!!!!!!!"

嗯!感叹号还真没少敲——可惜的是,“地头蛇小官爷”们可比你敲得感叹号要多几千倍!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